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有重開日,人無再少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個嚴肅的科學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4-04-22 酸辣粉和白糖酥饼  

2014-04-22 14:3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happy life generator - capsule

我在天色尚清的时候默默换好衣服出门,头也不回将文献甩在门背后。
大凡壮士上路之前总得断腕明智,我这种过犹不及的作态只能给自己起到震慑作用,让我自己晓得还有“饭点”这个说法——可恶而又让人恨不起来的学业和科学啊!注定扰我一世多烦忧,也给我一世添光彩。
我垂头丧气地吃完酸辣粉。面汤上零星飘着几个辣椒油沫儿,显得呆愣愣的,再一次让我意识到4月已至下旬,早不是3月早春。那时候我还在成都搓着手,囫囵完一碗辣油油的担担面——那才是正宗!这家店子的大厨该去四川好好瞧瞧——哪怕来了大广东,也不能用这么点儿辣椒敷衍顾客啊!入乡随俗。可你总得有个原汁原味儿。
走出馆子,很容易就看到紧挨着的桂林米粉店门口搭着的透明立柜。那里面松散排列几个油乎乎的面饼,看起来热量不低,味道也不会太好。两个皮肤介于牛奶棕和卡其之间的中东留学生立在那里。
“.......”——这是其中一个用一种微妙的,超越人类俗定语言系统的眼神配上熟练的手势和老板交易。
“噢?噢——噢!this?”——这是英语不甚熟练,广普也不太行的老板挥舞着切饼刀子和那位仁兄回复。
“!——”——这是另一位急了,眉头一皱,更剧烈地挥动双臂摆出的姿势。
最后以葱油鸡蛋饼半块,3元成交。
我默然看着这一幕,本已没有兴趣,却忽然瞥见柜子最上方有几个薄饼。看起来不大,质地稍硬,想必口感酥脆。并且不知是否生而优越,它们不同于下面的葱油饼胡乱一摊;它们是有油纸垫着包好,整齐地散发出秩序带来的美感。顿时津液横生,脚步不由自主迈了过去。问后得知,此乃“白糖酥饼”。
大喜,立刻买上两个大步迈回宿舍。
为何?所有调料中,我是最喜欢糖的(当然,片糖除外!外形蠢笨不说,还要顶着“营养”的名声横行霸道)。最好的当然就是精纯制作的白砂糖。砂的尺寸大小直接影响口感和搭配,可丝毫不妨碍口味;细砂糖配上甜甜圈胜在甜腻绵沙,粗砂糖洒在北方风格的酥饼上,也不失粗犷放睢的美味啊!尤其底下的甜点必须外脆内软(或者滑,比如熔岩状巧克力),一咬下去,口齿间突破酥饼松脆外壳,唇边沾上一层粗细均匀的白砂糖,随着咀嚼被舔入老饕之口,一个回合下来一咂嘴!啧啧,简直把厨师烘制酥饼的用心都给拆出入腹。最可爱的是,这种感觉不似吃芝士或是生奶油,初时满口生香,几口以后便只能望而生怯。
白砂糖的幸福感是层级递增的,如同一个指数函数,生生不尽。你吃一口觉得初尝甜蜜,好似恋爱突然触电;再吃下去就会感受到一点点的甜意涌入,好像恋人点点滴滴体贴你入骨,风姿旖旎;等到习惯这般甜腻,却又已到尽头(我不相信哪个大厨会将糕点做的硕大无比),好像如胶似漆的生活直接过渡到了岁月尽头,微笑再见。担负一份“下次我一定还来吃!”的决心,不知不觉便已经将所有的糖分满足摄入,关它什么卡路里!不吃糖就是原罪。
怀着这样的心情,果然还没走到楼下,白糖酥饼已经与我坠入热恋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